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他的祈祷1216-1221
上一页 主页 上一层 下一页

主页
圣道明
道明会
玫瑰省
道明圣人
道明之家
图书馆
儿童刊物
信仰问答
讨论
网站目录

 

但是道明并不打算创立一个「学术会」,只以研究学问和宣讲为事。他事业的展开,足以使他感到唯有真正的修道生活,才是造就一位成全的宣道弟兄的地方。他早年在克苦的异端人中传教时所获的教训,深深地刻印在他心中。他自觉克苦的操行,还是不够。狄亚哥主教发言之后,熙笃会士们也采用这种严肃的表面生活。自然生活的方式,具有征服他人的力量,但道明对修道生活的尊敬,有其更深刻的理由。他所采用克苦的生活方式,并不只是为征服人心,更为了约束自己,全心全力地事奉上主。「医生,请先治好你自己」这句俗话,的确有它的理由。对道明来说,他以为宣道者必须先将自己的心灵沉浸于神圣的事物中,才能把圣宠传授给他人的灵魂。孜孜求学,很容易使人的天性枯竭。人们常把教授们看作一个不识世务,也不被他人的痛苦所动情的人,只知探讨过去,或空虚的理论,而忘却了现实的人生。「读书之乐乐何如」,他似乎很不必「以心为形役」了。但为道明则不然。他的求学,是奠在一个极现实,极有个性,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基础之上。他觉得今日匆匆即去,而永存者唯有真理和智慧,所以他选择了真理和智慧追求。

即便对真理和智慧的追求,也不是为了个人的享受,而是为了宗徒工作。他的目的,是帮助他人达到真、善、美的境界,所以先自己沉浸入真善美之中。他必须走出书房,投身于混乱的人世,以宏亮的声音,压倒市井的喧嚣。若他不宣讲福音,他便辜负了自己的天才,违背了自己的圣召。所以在道明眼中,他的神子们,尤其最有才干的神子们的最大危机,是埋头于书本之中,只醉心于准备,思考,而厌恶布道。为了使宗徒精神保持活跃,道明加给他神子的静默,严斋,唱经,禁地,贫穷,服从,贞洁的约束。为使宗徒的真是宗徒,道明先把他们造成修士。为把他们遣回世俗,他先将他们从世间提出。道明会土由于饱饮精神生活之泉源而远离空想无为的危机。严肃的生活,使人灵魂充满活力,将高尚而深刻的思想,升华为行动的表现。于是学问不仅照亮了求学者的心灵,更将它的光热传到普世。一个念念不忘上主的人,其低贱的本性由斋戒所克制,其歌喉只为赞扬主恩,其日常生活与团体合而为一,对外界的闲事,已无兴趣。求学使人喜爱独居,修道生活则使人成为宗徒。方道明,修道生活是塑造宣道者的方法,使他的心充满对世人的温暖同情。

因此,道明要求他的神子们不仅一心向学,更应成为一个完美的会士。在宣讲的劳碌之外,更加以严格的修道生活。这应是道明会的一个主要特性。

首先,会士们必须唱全部的日课。在当时,可能会士们还没有私念日课的权利。那时连教区的神父也得尽可能的公诵日课。凡地方的公议会和世界性的大公议会都坚持此点。而晨经及晚课是本堂区的公共早晚祷。但这并不是使道明规定公诵日课的唯一理由。他极喜爱教会的礼仪。早上的弥撒时,他若能够,定要高声歌唱。而他如此明智地安排他的日程,俾能每日在本会会院,或在另一修会参与弥撒。他每日也无数次在苦像前屈膝,在圣体前伏拜。鞠躬,下跪,肃立,每一身体的动作,为道明都是敬礼上主的姿势。他的个性非常的主动,觉得对上主的崇敬需要整个的心灵与身体的奉献。所以他要使会士们排列在唱经席上,歌唱对造物主的赞颂,且礼貌恭揖,必周必至。他常在唱经席前走来走去,向弟兄的说:「勇敢些弟兄们!」好似公诵的日课与当众宣讲有同样的效果。实际上,他自觉身后有一支强大的祈祷军队支持他的功课。他不是孤独的。他从不以他的口才当作成功的秘诀,而以为祈祷是一切使徒工作的后盾。再者,民主的作风,在修会中也可能流为弊端。会士们自选院长,若无深刻的士林神学的修养,可能失去对权威方面的超性的尊敬及服从。而灵魂的安宁,圣洁,可使人智慧焕发「一如初期的会士们」,口锋流利,易操方言。

 

道明以为唱经可使人的性格自然而然地变得更沉重,更优雅,予人以继续默观天主圣言奥理的机会,也供给实行默观时的资料。在中古时代,公诵经文与弥撒圣祭是司铎与教友的宗教生活主要部分。默祷,避静等尚未流行。这时的人易于默观圣经的语言,因为他们很少读圣经──今日人们只读圣经,却无暇深思了。但通常在会院中所实行的公诵日课之外,道明更加以斋戒苦行,以致当时的人列道明会于最严厉的修会之中,无疑地,道明和他最早的同伴,以克苦自励,为了使人知道在天主教会中,也有人能与异端的苦行比美。当时,在会中完全禁止肉食,麻与丝织品绝不着体,睡眠的时间常被工作切断或缩短。

会士们虽身体力行克苦的规条,他们的生活,却充满了诗情与喜乐。道明会的圣人的是圣教会所列人圣品者中最富人情味的。圣道明本人就生来善于审美。他常对会士的放弄不自然的祈祷方式。以他西班牙人的热情,他常终夜祈祷,或以苦鞭自责至于流血。但他不但不强迫他人这么做,甚至禁止他人。他深知兄弟们的性格各异,体质悬殊,所以只要求他们以他所传授的的方法,达到宗徒事业的最后目标。他坚持日课的诵唱,但禁止唱得过慢或过长,至于缩短了读书的时间。他要兄弟们热情,爽快地完成一切,深恐滋扰每个人的良心。若有人告诉他某一个弟兄患了心窄之疾,畏前恐后,痛苦地遵守每一细则,他则满怀怜悯,说要手执利刃,走遍会院,斩断每一个规则的束缚,俾兄弟们能重获天主子女的自由。

道明驱使弟兄们研讨信德的真理,学习神学与哲学,有宣讲及防御的急智,同时以公诵日课及克苦的生活培养他们的超性精神。无疑地,他是从自己的内心,找到了这个事主的方式。他的个性已是相当的沉默,在大学中,对书籍的爱好,甚于世人的伴侣,甚圣厌恶同学们的轻狂的嬉戏。唯有对他人痛苦的同情,使人感到他的内心的温暖,奥斯玛的隐退岁月也指示给他救赎之路:唱经,司铎,圣事及团体的生活及与他人的共同切磋。这对他已显得更有人情味,更易于与人生结交,他发现公共的祈祷,矫正了他孤癖空想的倾向。同时,他也发现了信德的生活,并非消极地人唱我合,更需要个人的努力。

所以苦像成了激发对上主爱慕之情的主要方法。天主教信德的真理,包含许多的启示和许多的推论。以天主的宠佑和造物的终向等等规律又推演到天主圣三的奥迹及天主与人类的关系。这些研究,推论,最能引导我们进一步地接近上主。早期的教会,似乎终日空谈基督的性格,「他的人性和天主性等」,后来的人,以为这些是徒劳无益。但这并非徒劳无益,因这使人对上主的认识更深切,因而与他缔结更坚固的友谊。吾主耶稣也曾再三要求这种个人的努力,说:「来,跟随我,向我学,到我这儿来!」我们先得认识他,知道他是谁。所以不能不研讨教义的真理。

但这种知识首先来自我们的信心。因上主的启示,必须先打开我们的心扉。以人类的语言,表达上主的启示,只是智慧的开端,这仍不足以认识,仍需进一步的努力。由于知识,我们培养了爱情,爱情方能使我们深深地认识一个朋友。因此,我们看见道明如何修养对基督的深刻虔敬之情,以基督为中心,塑造他整个的生活。圣堂是他的家,因为那儿居住着耶稣的圣体。兄弟们归室安睡之时,他彻夜留在圣体前,陪伴他的好友。列品案中,许多人见证他的终夜祈祷。他主动的个性,常使他打破沉寂,高声与上主倾谈,有时静了下来,似乎倾听。祈祷对他是与上主有力的交谈,而非自言自语。兄弟们或借着一线烛光,窥探圣人,似见基督的形状,呈现在圣人面前。圣人称之为「被订十字架的书籍」,向他寻求一切的灵感,准备次日的宣讲。他和基督间的对活,如此生动,「时而喜笑,时而流涕」。「他向前注视,继而俯首敛神,以手拊膺」。「他起始时默读,继而对话,继而静听」,「有时他亲吻圣经,似从它得到突然的光明,有时他以手捧面,或以外衣遮目,俾毫不分心走意,只以圣善的思想为事」。

这些同会弟兄的见证,足以表现圣人与上主的交谈,如何在他们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威保禄说道明在出外宣道的途中,常向弟兄们说:「前进吧,去沉思我们的教主」。隆德范提出他在弥撒中大祭献祈祷及天主经时的热心。他是由祈祷中取得无敌的精力,并品尝对上主的友谊的甜美。而他在这种个人的祈祷方式中更易结交上主。苦像、弥撒、圣体、圣经、书信...凡助他走向基督「个人」的方法,他都一一采用。

 

正因此理,圣道明成为玫瑰经的宗徒。他的祈祷方式,包括出声的对话,间以静默,沉思。以对话表现爱慕及崇拜,在静默中瞻仰吾主的性情。这两个元素,恰好联合于玫瑰经中。玫瑰念珠,早在基督创教以前即已发明(佛教等),而早在道明生前,天主教友即已用念珠祈祷。这并不是道明的发明,而是由于他而普及民间。但是他将念珠分为十颗的小组,由一颗大珠隔开。玫瑰经和道明会一同分布于欧陆,甚至雕刻于墓碑上。

单单的口诵,若不想到天主的亲在,并与上主的心谈,毫无裨益。所以需要将玫瑰经的口诵加上几项奥理,吾主生平的几个情景,几个动作。将这些以想象力呈在目前,以激发心中的爱慕和崇拜。对于奥理的抉择及其传统的数目,是几世代以来逐渐发展,逐渐形成的。但起初时,每一组念珠是奉献给一种默观的。这些都是从福音或传统中所细心选择的吾主生平情况。当口唇念着熟习了的经文时,心灵可自由瞻仰,存思。念诵几乎成为思想的一种机械式的带助,因思想这时可以收敛,飞越,前瞻后顾。玫瑰经恰合于道明的祈祷方式:人灵与吾主耶稣个人深切地结合。

最后,玫瑰经给予人们静默祈祷的机会。道明认为这种静默,是祈祷的主要部分。他对于祈祷的运用,是圣人中最简单的。求知的努力,宣道的才能,坚强的体力,都不足以「复染化」他的祈祷。他以为祈祷永不能被认为人为的动作,虽然只有人类会祈祷。真正的祈祷,必须包括在天主亲临下无言的安息。有不少人们在这种天主切近的感觉中得到最大的支持,并使他们明晓天主的道路。何况培育实不能表现人心最深刻的感觉。情感越深,越觉不可言宣。轻浮的人,喋喋多言。而比轻沉重的性情,当心有所怀之时,觉得只有默然无语。莎士比亚Shakespeare说:「若我能描述我心的幸福,则我的幸福尚浅!」

但人的常问:为什么他要这种千万次的重复诵念?回答却简单极了。爱情岂不就是重复地说:「我爱你?」既然找到了最好的辞句,为什么偏要改变它?我们从基督耶稣口中所学得的祈祷──天主经,及从天神和依撒伯尔那里听到的赞词──圣母经,岂不是人间最美的话句吗?而基督在橄榄园中,匍匐在地,向他的圣父所发出的祈祷,岂不也是无数次的重复?这时,一个处于极端痛苦中的灵魂,找到了他表示情绪的适当字眼,便再不寻找别的字句。这不是我们的模范吗?何况屡次的重复,使祈祷的字句深入脑海,而由心灵更深切地体味与了解。

我们又何须赘述道明对天主童贞之母的特别敬礼?他的兄弟,便是「她的兄弟」,需要并接受她特殊的协助。圣人曾于神见中看到圣母手持书本,站在弟兄们面前,指示他们宣讲的辞令。她矫正他们,保护他们,降福他们的睡眠。在剑桥,圣人见她向弟兄们送来火炬,在他们临终时她前来安慰。圣人的精神留传给他的神子,不论攻读,祈祷或睡眠时,他们都面向圣母,而圣母也转目回顾他们。

对道明而言,祈祷是人灵与天主最简单的对话。当交谈的人是朋友,所谈的话便丰富而轻易。所以人心越了解天主的友谊,越容易向他大展胸怀,而祈祷的困难,是不知如何接受,相信天主这个朋友,更不知如何与他同度时日。凡口祷,礼仪,念珠等都是用来加强人的信心。而他发现高谈与静聆,唱颂日课等,都更易于在圣体圣事的亲临下完成,所以他的兴趣集中于祭台周围。弥撒圣祭是祈祷精神最高的表现,苦像是它最熟识的代表。福音是他的导师,不仅教他至高至圣的真理,还给他描绘吾主生时的一山一水,一树一石。弥撒是他特殊的敬礼,苦像是他终日的良俦,他「永远展开的书籍」,福音是他喜爱的功课,左右不离,以心体会,以行动遵守。道明的一个朋友说:「他只谈天主,也只向天主谈话」。我们觉得他自然而然要这么做,因天主是他日间工作及夜间守伴的中心。但丁描写他的人格说:他是基督的「壮士」,「对他的朋友慈和,对仇敌凶猛」,他是「口若悬河」的宣道家,因他「紧紧地结合于基督」,而他之与基督紧紧地结合,是由于他活力充沛,恳切悠深的祈祷生活。

 

幼年时代1170 真理之劫1205 修女1206-1220 修会的创立1206-1216 宣道者1216-1221 他的祈祷1216-1221 1216-1211 他的同伴们 他的肖像 步入永恒1221

道明会玫瑰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