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步入永恒1221
上一页 主页 上一层

主页
圣道明
道明会
玫瑰省
道明圣人
道明之家
图书馆
儿童刊物
信仰问答
讨论
网站目录

 

1220年十二月至1221年五月道明留居罗马,以接近教廷之便,设法为宣道弟兄及普义的修女们谋得种种修会生活及宗徒工作方便所需要的特许。有些地方的教会长上们已经猛烈地攻击道明的计划,说这种四处宣讲,就是缺乏真正宗徒工作精神的表现。早期传记,述说有一位司铎对这些新会士们的行径甚感困惑,不知是否应该向他们表示欢迎。他乃翻开新约圣经,目光正落在宗徒大事记第十章科尔诺略在皮匠西满家中领受圣神一段,「因为听见他们说异方语言,并颂扬天主」。这句话给了他完全的平安,又述说奥波多Oporto主教康拉Conrad,曾任驻波罗那教廷大使,自问是否应鼓励宣道弟兄,抑应加以禁止。命人送一本书来,好以此占卜。这是一本弥撒经文,他任意翻开,手指着的地方,正是圣母弥撒的颂谢词:「赞颂,祝福,宣讲」。看到这段文字,主教再不踌躇。后来,道明会以此段文字做为本会的座右铭。这些故事,虽结果圆满,却也显示出来,当时道明的神子们如何成为人们攻击的目标。道明死后,若旦.萨克松尼只以祈祷对付这些诽谤,而第三任总会长俾雷孟Raymond of Penafort竟因之而辞去职务。德若望John of Teutonia及宏伯、罗曼则起而组织反抗的方法,与当时也受滥言污谤甚厉的方济会士相联合,维护他们的权益。这些风波,道明早已亲自经历。

 

1220年冬,道明在罗马遇见土鲁斯的主教福尔克,遂将一切教区的津贴辞退,因为道明会已超越了教区修会的范围了。五月,道明去波罗那。是月二十日,他主持了第二届总会议。这是宣道兄弟会的最后一步组织。道明和其它代表们都深感应采取措施,联结分散在各处的会院。最后,他们承受了布蒙特会早已采用的巡访方法。此外,各会省也经确定,省会长的选择也决定了。六个会省本是早已设立的,只须确定他们的界线,并正式通知会省界内的各会院。而最后的两个会省,仍在筹划之中。

西班牙

高默志

Suero Gomez

普文斯

伯特澜

Bertrand of Garrigua

法兰西

巴玛窦

Mathieu of France

隆巴帝

若堂

Jordan of Saxony

罗马

俾若望

John of Piacenza

日耳曼(德译)

德康拉

Conrad the Teutonic

匈牙利

匈保禄

Paul of Hungary

英格兰 

英吉伯

Gilbert of Fraxineto

这时,匈保禄是波罗那大学的学生。课业甚精进。他来会见圣人,请求去自己的国家创立会院。当即领了会衣,而启程北上。他宣道的功劳,终由致命之恩而总其大成。而他在阿尔巴Alba Royal所创的大会院,成为东南欧的传教中心,将信德带给特兰斯拉维Transylvania塞尔比亚Serbia瓦拉基亚Wallachia等地,以及聂伯Dnieper的黠扭人。

英吉伯原先也是波罗那的大学生。定曾自荐去英格兰创立会。匈保禄既以匈牙利人去匈牙利,吉伯很可能是英格兰人。而后日的传统也以他为英格兰人。他的成就自然比保禄更迅速也更长久。他与文契斯特Winchester的主教戴伯锋Pierre du Roches,同抵英格兰,为英国宫廷外籍贵族的领袖。他将英吉伯介绍给英籍贵族的领袖郎顿枢机Cardinal Langton。枢机主教当日即邀请英吉伯在他的府邸中宣道。他的成功,使枢机主教自任为这十三位兄弟的支持者。1221年八月十五日牛津Oxford的会院因而创立,在今日的市政府周围兴办学校多座。一百年来,在英格兰岛上,已成立了五十余所会院。1230年,英格兰会省既已建设就绪,英吉伯仍被选为省会长。这时,圣道明去世已经九年了。

六月,道明抱病去威尼为与乌格里诺枢机商议修会会产的问题,七月重归波罗那,已衰弱不堪,但初期传记中说,他仍"精神奕奕"。在这种七月中旬的炎热中,他甫抵会院,即连夜与新院长文都辣及事务斐拉弗Rudolfo探讨会院中的一切问题。他正发着高烧。文都辣及斐拉弗在长夜讨论之后,也极疲倦,所以劝圣人不要参与子夜后的早课经,而去休息。他们想道明已被劝服,所以回室安寝。次晨,他们才知道道明仍曾到教堂中去参加唱经。但这时圣人已经不起高热的折磨,投身在一个羊毛袋上,想要稍等休息及睡眠。夏日的炎暑,增加了热病的痛苦。数小时之后,弟兄们将他抬到城外高处,在山丘的圣玛利亚堂Santa Maria de Monte附近的一个小村落。那儿,他卧病数日,"快乐而又和蔼仍不住教导初学生,并与前辈神父们商讨修会的前途。有时,他躺在高土台上,葡萄荫下,向看护的人讲说儿时的故事,宁静的早年及创会的先后:土鲁斯的生涯,"普义"的创立,教宗依诺森三世的反对及何诺里三世的善意,以及整个修会的组成……从波罗那回溯罗马,普文斯、奥斯玛、帕伦西亚、卡拉路加……他更明了上主在他身上的计划。辗转无眠的长夜,他常懊悔过去的错失,而向文都辣及前辈神父们公开自控。然而,他也不能不承认上主所加给他的一切恩惠,其中最卓著的,要算洁德:"上主以他的仁慈,保持了我无站的童贞直到今天。若你们期望得到这个恩惠,要远避一切不良的机缘。因为必须洁身自守,方能获得上主的喜爱和他人的尊重。要努力事奉上主,坚固并传布我们的修会,要增长对上主的爱慕,和对会规的忠实;要日益成就圣德"。他忽记起洁德要以谦逊为护卫,觉得所说的话,有些自夸,便又自承:"虽上主保持他清白无玷,而他常觉与年青女子相谈,更为称心"。他心犹不安,低声向文都辣院长说:"兄弟,我觉得这么谈论我的贞洁,是一件错事。应以保持缄默更为适当"。圣人病弱而焦灼的心,这时不知应保守君王的秘密,抑是以言语告白。在一个伟大领袖即将长逝之前,向跟随者揭穿他们所未料想的,他内心的挣扎,是合适的吗?他们仍应以他为高高在上,不知肉情的英雄吗?但当道明低诉他的童贞,及他对少年佳丽的喜好,并承认他多年内心的搏斗时,我们不相信他快乐光明的面目,曾浮过一丝阴影。

 

继之,他以更沉重的语调说:"亲爱的弟兄们,在你们中间维持友爱,这是我留给你们的遗产,要谦虚,并安贫乐道"。他继续地谈说贫穷,庄重地责备以赠送或受礼而影响了他对修会所期望的贫穷的双方。从他所卧的小山上,可以望见修会尚未完成的墙壁,是他禁止继续修筑下去的,因为太奢侈了。看着这堵墙,他很知道该如何宣讲贫穷之德!有人告诉他山丘的圣玛利亚堂主任司铎锋想将他葬在圣堂中,他立即请求永息于波罗那。他一生喜爱团体的生活,死后也要留在兄弟们中间。人家问他应在何处安葬时,他只回答:"在兄弟们的脚下"。他被抬回城中,担架迟缓地前进,因为他已衰弱至极,一个小小的动作,即可使他的心脏停止跳动。但他"奕奕的精神"竟支持他完成了漫长而疲乏的旅行。

如今他的生命只余留几个小时了。声道尔夫从未离开他,以手巾拭去这张仍然快乐的面容上垂死者的汗珠。当他开始进入死亡的痛苦中时,他只能看见许多泪盈盈的眼睛,在他的周围。勇敢善笑的天性,使他仍然安慰他的神子们:"亲爱的弟兄们,不要哭。不要因这瘦损的身体逝去而悲伤。我去后,才能更完美地服事你们"

一个愚笨的叩问者仍念念不忘他的遗体,问他愿被葬在哪儿,他又回答说:"在弟兄们的足下"。何必还为了这区区的尸骸扰乱他呢?它是要留下的,但他将一去不归。为何以这种无聊的问题,浪费他临终前最宝贵的几分钟?

斐拉弗看出来死亡的临近。道明心中也明白,他命将文都辣和别的人叫来。院长对他说:"神父,你知道我们将如何难受,如何孤独。在天主前,为我们祈祷吧!"但道明已经开始为他们祈祷了:「天主圣父,我快乐地完成了这个工作。凡你交给我的,我都保守了。现在是你该照顾他们了。我把他们交还给你。天上的父,我来了!」然后,他转向文都辣,命他准备好临终祷文。他们即将开始,道明又命他们稍待,以极清醒的神智重说:"我去后,才能更完美地服事你们"。服务是他的一生,也将是他在天堂的岁月。说完这句话,他做了一个手势,以清晰的声音道:"开始吧"。他们乃开始祈祷,将垂死者的灵魂,付托于上主手中,文都辣离圣人最近,后来,他说圣人曾一同念经,他的嘴唇动作不停,但字句已不可听闻。弟兄们念到:"来吧,诸天圣者,来帮助他;天主的天神,来迎接他,收取他的灵魂,奉献他在上主的面前",道明重复了这句经文。然后,他似乎听到上主最后的呼唤,举起了瘦弱的双手,张开眼睛,轻轻地叹息,于是离开了人世。这是1221年八月六日星期五清晨六时。圣人方才五十五岁。

"他死在莫内达弟兄的床上,因他自己没有一张床。他身穿莫内达弟兄的衣裳,因他没有第二件长袍可以替换穿着已经多年的一件",这是一位早期传记家的叙述。这是他贫穷淡泊的一生的结论。这是最伟大的"宣道弟兄"流浪岁月的写照。

死后,斐拉弗为遗体穿戴,准备安葬。弟兄们在棺木周围诵读圣咏。但没有人感觉心灵沉重。圣人的一生似乎光采四射,而弟兄们的心中则不禁欣然。

入葬时,乌格里诺枢机从威尼斯赶来主持典礼。与他同来的,有阿奎利亚Aquileia总主教和其它主教们,会长们。神迹已层出不息。民众要献给他一座精美的坟墓,及装饰遗骸所有之丝绸。但弟兄们不肯接受。他们不愿买取贪钱之名。所以将圣人的遗体置于木棺之中,由枢机加封,葬于圣尼格堂,"在弟兄们的足下"

自然,弟兄们阻挡不住神迹的频生。比如英籍大学生伍尼格Nicholas Wood1221年圣弥额尔的庆辰卧病直到次年的圣神降临节,至于手无拐枝,便寸步难行。因为双腿均已枯干,只得仰卧终日。失望之余,他转向圣人祈求。约两周之后,他命人以他身体的长短宽窄制制造一支大蜡烛,并许愿将一生(服务上主及真福道明)。当人们量取他的身长,以制造蜡烛时,他忽一跃而起,叫道他已痊愈,并快步"如箭",跑进圣堂。1233年间,因神迹太多,祈祷的民众太拥挤,不得不重建圣堂。因此,圣人的遗骸被移出。新圣堂修毕后,圣人的坟墓并无任何栏干。只是树起一个新的墓石,俾能长久永存。若堂于1233年五月廿四日,在来波罗那参加总会的众多弟兄,及本城主教,拉凡那Ravenna总主教,和其它人士前主持迁移典礼。年已百岁的教宗,昔日的乌格里诺枢机,派遣了主教们前往参加,以为圣人遗骸的目证。

若堂以生动的文笔,描写典礼的前后,他叙说弟兄们如何"在怀疑的焦切中,祈祷,颤抖,紧张之极",他们自问"真福道明的遗体,在一个普通的坟墓中,暴露于雨露和炎热,如何能不腐朽殆尽?"但墓石移开后,他们不急于走近观看遗体在那种情况之下,因为"一种甜美而清雅的香气,散布于空中,颇像东方的名香,那里像坟墓的气味?在场的主教们,总主教们及其它人士都脆在地下,赞扬上主如此明显地光荣他所挑选的人"。若堂接着述说如何地取出骨骸,放在一个松木的圣髓柜中,再安置于一个精美的大理石墓内。但数日之后,波罗那的地方政权又要求打开坟墓,任民众前往敬礼。此时,三百位弟兄正在开全体大会,遂在总会长的带领下,一个一个地走过去,"亲吻真福之父的前额"。香气在圣堂中氨篮不散。凡手触遗骨者,满指芬芳,数日之久。但不久,由若堂所树立的坟墓,又觉得过于平庸。1267年由名艺术家比尼格Niccolo Pisano及庇萨城的一位道明会士威廉Guglielmo de Pisa重造石棒,由一排画柱支持。今日放置髓柜处的巨穹犹存。每边有二个浮雕。这六幅浮雕描绘圣人一生的主要事迹,十分精细雅致。

两百年后,于一四六九年由巴尼格Niccolo di Bari添建坟墓的上部,将石棒的上盖满饰花纹,尼氏竟因此得名,被称为"坟墓大师尼格"Niccolo dell Arca,这坟墓的上部,有天主圣父庄严的塑像,圣道明和一些其它的圣人围于左右。一位天神正在祈祷之中。另有基督被卸下十字架的雕像。其后,米盖朗其洛Michelangelo(其兄为道明会士,与沙福那同享悲惨命运)终将这一部分的工作完成。另镑圣人的肖像二尊及一个优美的跪祷天神。五十年后,1532年,又由亚丰、龙巴帝Alfonso Lombardi雕镑坟墓的基石,饰以圣道明诞生,三王来朝,及圣道明的胜利等浮雕。

若堂于1233年所举行的移枢典礼及无数的神迹鼓励教宗国瑞九世立即开始列品案。1233年七月十一日教宗下通谕起始检查,由波罗那的总执事、莱诺圣母院St. Maria de Reno院长及一位圣三咏经司铎主持。自八月一日至三十一日在波罗那举行地方的列品案。接受一切与圣人相识的人的见证。我们在这本书中,已多次引征这些富于人情味的证词。其后,又在土鲁斯进行列品检查案。搜集曾目睹道明早年传教工作者的见证。其中自然有那些道明在旅途劳顿之余,乐于交谈的"年青女子"。这时她们已是白发垂垂的老妇,述说圣人的克苦、旅行、生活的困难,并责备他太不注意自己。女人们都不满意两点:他淡泊的饮食和没有滚边的衣服。她们以慈母情怀对待他,试着为他谋取一点舒适,劝他和她们一同进餐,缝纫,修补他的衣服,当他睡时,为他加盖毛毡。这种感人的回忆,足以显示他的性格如何令人可亲可近。她们叙说他的喜乐,善于诙谐,自然的态度,但同时,她们诚恳地陈述也使你感到他的严肃,他与她们间的距离。他是一切人的朋友,但一切人都感觉只有天主是他的朋友。

一年之后,1234年七月十三日,教宗自斯伯莱多Spoleto的里提Rieti颁发诏书,说道明的圣德已得明证。自此,几位友人向他所行的敬礼,推广到整个的圣教会了。

圣人的庆辰是八月五日,通常,圣教会以圣人去世之日为其庆辰,但因道明去世之日,八月六日是吾主显圣容的纪念日,所以将圣人的庆辰定为五日。后来,八月五日又成为罗马圣母大殿的庆日,所以圣人的庆辰又移到八月四日[1]

教宗在他的诏书中[2],为圣人的一生作证:"当他少年之时,在童子的心灵中,抱着老成的见解,选择了时时克己的生活,为终生寻求造物主;在圣奥斯定的规则下,自献于主,真可与撒慕尔媲美。他的守身自洁,又像达内尔。在圣德的路上,及正义的途中,他勇猛一如壮士。教诲,并服务战争中的教会无日间断。制肉身于灵魂,感情于理智,神灵结合于上主。他一面以明智的同情为近人致力,一面孜孜接近天主。在这践踏肉情享乐并刺透罪人顽石之心的宗徒面前,异端战栗,而圣者称庆。他得上天之宠,与年俱增,亲历拯救人灵的无限欢愉,全力宣扬天主圣言,而使千万人复生。他既成为天主子民的师表及领袖,更不藉人力之助,创立新的宣道修会,并以显明而真实的神迹,不住地使它茵长。他的圣德及极优美的性格使他的一生如此光明,如此名闻天下,连死后还使病者得愈,哑者能言,盲者复明,聋者得听,瘫痪者起立:此实为其更圆满,更美丽的内心的证明。我等未升宗座之前,彼与我等交谊甚厚,彼等行为,在我等眼目中,表现英豪之圣德。故而他人所提供之神迹,促使我等履行虽无神迹亦当履行者。我等及我等子民均深信因彼之祈祷上主将予我们以矜怜,而彼在世时为我等之友人,今在天堂,对我等之情谊不至减少。因此,在我等出长各教区及服务于教延之神兄弟之劝告下,我等决定将其姓名加于圣人之列,并命令尔等于八月五日晚,即是说,于彼留下彼可腐朽之身躯,充满圣宠,进入诸圣之光荣之日,欢度彼之庆辰,且以华严之仪式庆祝,俾上主为垂允一生为彼服役之忠仆之祈祷,赐我等在世时之宠佑及在天上瞻仰彼之光荣"

 

圣道明的母亲旧日的梦境,如今是实现了。他果然将全世界燃着,自列品日起,直到今日,他的名字,从未被忘却,且深镑于人们的心灵。自然,在一些无知的世纪,比如说文艺复兴后基督新教分裂出去的时候,人民的传说中把道明描绘为一心地窄狭的纠察官。但这种无知,只存在于一小部分的基督徒中。他实是最喜爱天主子女的自由人。沙福那对他的爱戴使人觉得好奇,以为圣道明是一位阴暗的宗教狂热者。沙氏被人们拥为自由的导师,目光广阔的福音宣讲人,而他正是以自由导师之名,奉道明为"自由之父"。他是圣多玛.穆尔Sir Thomas More及毕可.米兰多拉Pico della Mirandola所钦羡的理想英雄,俊美,聪明,圣德俱全,多样答案去解决世界问题。人文主义者玻里桑Angelo Poliziano,于死前,求领受道明会衣,因他觉此衣之黑白二色为容忍及真理二德之全副武装。被迫害者们的勇敢防卫者;加禄茂Bartolome de las Casas,看见道明会与他站在同一战线,控告西班牙人之贩卖在美洲的印地安人为奴,乃进入道明会。这时,他年已高迈,黯然颓丧,从宣道兄弟群中,又找到了勇气。

谁又不知道赖高德Lacordaire之选择了道明会是为了重建今日世界的信德?他的口才几乎成了欧洲的传奇,正表现他适合于道明会的圣召;而他对克苦生活的爱好,及冲动的慷慨心怀,却引导他采取一种修道生活,联合斋戒,静默,诵经,旅行,宣讲等部分于一门。但驱使他放弃窄狭的无神主义而投奔他认为全人类的宗教的天主教的,还是因为他坚信自由是宗教生活的唯一基础。而对自由的爱好,更使他选择了道明会。"圣道明曾约束身体而使意志得到自由他以君主政权方式治理修会,但加以选择院长及特别立法代表的办法"。他在《法国宣道弟兄会重记录》Memorial for the Establishment in France of the Friars Preachers中说:"若人问我们,何以选择宣道弟兄会而不选择他会,我们回答说因为它最适合于我们的个性,精神及目标:它的管理法适合于我们的个性,它的教导适合于我们的精神,它之致力为善适合于我们的目标:宣道及讲授神学。人家可能又问我们为何重建一古老修会而不另创新会;我们回答理由有二:第一,因为上主给予会祖的圣宠是最大而最罕有的,我们没有;第二,即使上主给我们力量创造一新会,我们可确定经过考虑之后,仍找不出任何方式,较圣道明的会规更适合于今日之世界。除了它的历史,这会规毫无古老之处,我们根本不必费尽心思,想谋求花样翻新的满足"。在《圣道明传))Vie de Saint Dominique中,他又重复同一意见:"经验证明了圣道明管理方法的明智。宣道弟兄会曾以此法自由地达到了它的目的,既不受腐败,也不受压迫的束缚。它融合了对长上的尊敬及自然,坦白的陈述意见,这充分表现天主教以爱情代表畏惧的神。许多修会曾进行革新,因之分裂为若干支派。而宣道兄弟会已生存七世纪之久,从未失去其统一性。它已经遍布全世界,而没有任何革新之分派。"

赖高德的一个早年的门人,以完全相反的口吻,谈论道明会的精神,这是雷盖达Requadat在罗马的圣玛利美内华会院Sta. Maria sopra Minerva所写的信:"我利用这儿修院中的岁月,来行走那些离开了圣教会后又抄旁道回来的人所应走的旅程。我所谓之抄道,便是重新变为赤子。一步一步地,我学着不把原因当做结果,也不使结果当做原因;不再因宗教的课程恰与社会的课程相合而接受它,但因为从我的宗教信仰可以引证出社会的信仰;也不因为爱穷人而爱耶稣,却因求耶稣基督之故而爱穷人"。他是以革命者来学习真正的自由、友爱及平等。这是道明永久的奇迹,他会把每一个新兴的自由学说的信徒俘掳,而归于基督。

道明的身影,矗立于十三世纪以民主政治、革新精神、民族主义、新型艺术、建筑、音乐、色彩、歌唱组合成的背景之前。他清亮的声音传播各地,秀美的眼睛放出光明,细瘦的手指挥佣饶,他的精神和意志在完美的融洽中守望,沉思,决定。他很会笑谑,却又严肃,善于动情,却又庄重。在他心中燃烧着精力和生命的烈焰。急促,坚强,却又知道与同伴商量,并信任他们,情愿放弃自己的主张。这一点把他从狭小的自我中救了出来。若他只听从自己的主张,他可能是个热心的宗徒,但永不能在修德上达到炉火纯青之境。他从圣伯铎、圣保禄那儿学得天主教真正民主思想,从基督,他的老师那儿学得与弟兄友爱相处,又学会了天主子女的大自由。"因为我相信,所以我宣讲",这应是他一生的结论,因为他相信天主,所以宣讲天主;因为他相信人,所以向人宣讲。

他相信人们的长处,相信他们生来性善;所以教导他们,领他们登上人生的旅程,从今世的康庄大道,步向永恒。

真福若当向圣道明的祷词

真福若当向圣道明的祷词是于第九世纪和十一世纪,会士恭敬圣本笃所编的祷文风气相似。如在他的《圣道明小传》,这美丽的祷文可显示出来是来自真福若当本人对会祖的敬爱和超性的欣赏。这祷文随着传统的赞美诗,以最精细优雅的文笔,描绘了会祖道明灵修精神;而在最后一段,他以""改为"我们"在他的祈祷中包容了所有修会成员。

上主的神圣司铎,可敬的精修者,著名的宣道士,会祖真福道明,你是上主亲自拣选的人。

你在世时,受上主喜心和钟爱,你的生命,道理和所行的奇迹,都光辉灿烂。

因此在天主台前,我们乐于你作我们的仁慈主保。

在神圣选民和诸圣贤之中,我特别地敬礼你。

因此我在涕泣之谷,在我心灵的深处向你哀祷。

仁慈的会祖,我祷求你帮助我这罪恶的灵魂,它是那么欠缺恩宠和美德,那么满贯罪污。

吁!这属神的人,你的灵魂真是有福气,蒙受赞颂的。

因为你满被圣宠,及充实的视福者。

  


 

[1]梵二大公会议后,礼仪改革列新罗马日历时,把圣道明瞻礼定在八月八日。

[2]请参阅《道明会初期文献》有这诏书中文翻译,第140-143页。

 

幼年时代1170 真理之劫1205 修女1206-1220 修会的创立1206-1216 宣道者1216-1221 他的祈祷1216-1221 1216-1211 他的同伴们 他的肖像 步入永恒1221

道明会玫瑰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