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修女1206-1220
上一页 主页 上一层 下一页

主页
圣道明
道明会
玫瑰省
道明圣人
道明之家
图书馆
儿童刊物
信仰问答
讨论
网站目录

 

妇女们在圣教会历史内所占的地位,是不可磨灭的。在初期的致命者中,后日教会中的磨擦、争辩中,在修会生活的形成中,在教育事业中,及一切造就基督教思想的工作中,妇女们都会名垂青史。家庭既为社会组织的中心,人们实由母亲那儿学得一切人生知识的第一课。而宗教的信仰,也是由母亲传给子。自从圣白穷美Pachomius及埃及圣安当Antony收纳妇女于修会生活之中以后,圣教会又平添了一支生力军。中古时代,封建制度之下,妇女的地位虽低,而其对圣会的影响则无可伦比。亚里山大的圣加大利纳及其它的致命圣女,圣后白兰,法王路易之母,艾莲诺Eleonor,及希谢纳的圣嘉琳,圣贞德等,都是这时代信德的中流砒 柱。另一方面,异端份子们也很知道利用这个时代所赋予妇女的社会生活自由,在蒙特利尔,封王艾默Aimery之母及其妹均为领袖人物,在方就及佛阿所开的辩论会中,妇女们都出头露面。1207年于巴米尔Pamiers所开的辩论会中,佛阿伯爵的妹子克拉蒙Esclarmonde屡次打断道明同伴们的言语,使后者大为激怒,说:织你们的布去!但异端的妇女们,正是坐在家中,一梭在手,散布最大的毒害。自1242年至1245年裁判所自土鲁斯地方所得的报告中充满了祖母或母亲传授异端教义的叙述,甚而,一些女性的「成全者」成立了修院,为传教中心,也为贫穷的武士及小贵族子女的学舍。道明的早期传记者们常述说朗葛道克没落了的贵族如何将女儿托付与这类的修院,她们往往从孩提时代就开始学习异端的道理。如此,妇女们或以受过训练的传教士的身份,或以母亲及妻子的身份,协助阿比森Albigeois(异端派名)的组织。使主教狄亚哥失去再接再励的勇气的,正是这件事!

但在希纳度,天主之母指示给道明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异端在很多方面抄袭圣教会的组织,现在是圣教会抄袭异端的时候了!道明在方就常与失去信德的妇女们交谈,曾召集了不少次的集会,可能连女「成全者」也曾参加。在这些集会中道明讲说异端的恶劣,以之为魔鬼的子孙。但道明并不以集会讲道为满足,他还要自根本做起。作法如何,他也在希纳度得到指示。

他将他的计划告诉了狄亚哥主教,立即着手实行。方就那座被荒废了的教堂属于土鲁斯主教的权下,狄亚哥主教从他那儿取得了教堂的所有权。教堂的名字是:普义的圣玛利亚堂Ste. Marie de Prouille

然后,狄亚哥主教便嘱托道明完成整个的计划,道明召焦了九位自异端皈依的女子,将她们安置于教堂边草率建造的一个简单住屋中,住屋的形式,稍似修院。这九位女子,据早期的传记说,全是大家闺秀,她们的名字是:阿德莱Adelais,巴秀.雷孟那Raymunda Passerine,白伦凯Berengaria,巴蓓拉.的丽查Richarde de Barbaira,若达娜Jordana,白尔佩.威玛Gulielmina de Belpech,顾拉娜Curtolana,佳瑞Claretta及琴其亚娜Gentiana,后来又加人了玛南达Manenta及魏敏纳Gulielmina,她们则是方就城天主教家庭的女儿。希纳度的神见,发生于七月甘二日。十一月甘二日,九位女子全集在一起;十二月甘七日,已在道明的指导下开始了修院的生活。短短的六个月中,道明已实现了他精密的计划。

这几位修女度着严肃的生活。宏伯、罗曼Humber of Romans于其所著道明传中写道:「这些天主的婢女,严守会规,常保静默,足不履户。于祈祷等神业之外,则纺织羊毛。道明使他的会士们居住于修女院之外,照顾她们的灵魂,他自己则保留院长的名分,治理修院的精神生活」。早期的传记以狄亚哥主教为创会者,并说他回西班牙是为替这修会募集资金。但稍迟,一切传记都以道明为会祖。自然,在希纳度得上主指示的是道明,会集修女及指导修会的也是道明,所以说道明是会祖,实在更为适当。

我们不知道他是否给予修女们一个明确的规则。似乎他在她们身旁时,只以个人的指导影响她们的生活。也可能以谨慎的态度,为她们写过一种会规。会衣是由道明选的:白衫,黑头纱,未漂白的羊毛外衣。后来,因圣母显现给雷吉那Reginald of Orleans时着圣衣,道明使修女们也加着白色衣。修女们圣德而纯洁的生活,为周围的人,立了真正圣教会精神的表率。

中世纪的女修会,只务默观祈祷,为世界,为圣教会带来上主的降福。她们的功劳,非今日一般作外面活动的女修会所可比。但正因她们不事生产,所以需要一些外来的协助,维持她们的生活,上主不忘照顾他的婢女们。道明的女修会创立后四个月(1207年四月十七日)纳而本Narbonne的总主教伯朗籍Berenger赠送给修女院院长,他属下的利慕斯的圣马定堂St. Martin of Limoux及这堂口的一切收入(中古时代的圣堂往往围绕以田产,田地的收人属于圣堂,今日已无此种现象)。其它贵族也相继乐捐金钱之类,这几位修女的生活,自此得以稳定。

显然地,道明不仅创立了女修院,也组织了男修会。这些照顾修女们精神生活的会士已是今日道明会的雏形。当狄亚哥主教回西班牙时,道明的同伴们并未以誓愿的约束,自属于道明的领导之下,但他们已成为一个有组织的团体,则无可疑议,纳而本的总主教于赠送堂口时称呼「道明及其同伴」,于另一文件中称呼「奥斯马的道明,及其今日与未来,居住于普义的修士修女们」,若堂说:「这团体的组织,得到教宗的同意」。故普义是个分为男女两支的修会。修士和修女各有会舍,却度着同一个团体生活。院长神父管理两方面的财政事务,主持修土修女的团体会议。他对修士们有直接的管辖权,对修女们则从旁监督,他可以矫正修女院长的过失,但如无特殊的准许,他不能召开修女们的院务会议,若女院长拒绝给予修女某种宽容,他决不能给予。

道明同时建立了男女两修会,但在未得教宗圣座正式赞同之前,会士和修女们并未以誓愿自束,也未曾厘定任何规律及宪章。圣人明智而忍耐地寻找他的道路,逐步地试验,筹划,直到他的经验确实告诉他那些办法能使他们更易达到目标,及维持修会中井然的秩序。没有一个人比他的眼光更清晰,而一旦找到了最有效的办法,没有人比他更迅速地付诸实行。他知道他需要什么,当看道明如何完成目的之后,他以全部精力,敏捷的判断及惊人的热情一举而成。但他行事常依照经验,而不依照虚空的学说。以这次创会来说,他迟迟不划定会规,而等待生活的经验告知应保存什么,摒弃什么,最后,他仍采取别人的意见,而不肯强迫他人接受自己的意见。只有一次,他稍执己见,但因别人另有建议,他放弃了自己的计划。这实是真正的民主作风!

我们没有忘记,道明在没有开始和异端接触以前,曾在咏礼会士的修院中,度过九年的隐居光阴。这一段生活,给予他足够的修练,俾后日身为创会者。他曾遵守了圣奥斯定的规则,后来也参考圣奥斯定的规则而立定道明会会规。初创时,普义是男女二修会的中心,与其它修道团无大区别,其后,才逐渐发展他们各自的目标,而呈现了独有的面目。女修会之创办,无疑地是因为道明看清了妇女们对他的事业,能有极大的援助。

至于男修会,则正针对当时异端的特点,异端据有受过训练,而学识丰富的司铎们,对于与天主教教义相反之点,有深切的研究,且善于雄辩,煽惑群众。道明采用了异端的方法,组织他的《宣道弟兄》修会,比异端的组织更完美,训练更深刻,俾能抵制异端。起始时,他集中全力于土鲁斯及南方,未曾想到,有朝一日,这修会将从他在西那度所瞻望的原野伸长蔓延,直到世界极端。

他以严峻的生活对付异端的苦行,以受过更好训练的司铎对付邪说的教师,现在又以他的女修院对付阿比森异端妇女所散布的毒计。异端利用妇女们教导他人,为传道员,为间谍,为信差,怂恿富有的人将他们的府第借来作宣传中心,而贫家妇女,则以母亲的身份,致力合作推广之异端的领域。普义之创立,恰与这种妇女的活动针锋相对。修女们都是大家出身,大概正因为道明需要有学识的女子,可以教授信德的道理,她们曾是异端份子,熟习异端的教义,知道应如何反驳,也熟识异端的一切计划和方法。唯恐新皈依天主教的女子信德不坚固,他特立一位出身天主教家庭,而生长于非天主教环境的女子为院长。按宏伯、罗曼说,原来正是这九位女子自己建议成立修会:「若你今天给我们讲说的是真理,则我们被错误的精神迷目已经很久了,因为被你称做异端的人,我们一直以他们为宣道者。我们称他们为好人,凡他们教给我们的,我们都全心的相信。但现在我们充满了疑虑,痛苦至极。请你为我们祈求上主,好能使我们从他那学得信德,在信德中生,在信德中死,因之而得救赎。」接着,便是希纳度的神见,普义的创会。创会宗旨,一如异端的女修院,也是为传教与教育,并为躲避恶劣环境的妇女的收容所。

传教的工作似乎并不在修院之外进行。因早期的记载常谈及修院禁地的神圣不可侵犯,及修女们严紧的足不履户的规则,但虽她们不能出外,外人却能入内,拜访她们。道明死后多年,修女院的神师及事务主任,克拉瑞William Claret弟兄脱离道明会转入熙笃会时,曾劝修女们转入熙笃会。但她们坚决地拒绝他一切的努力,也不肯接受他为她们所计划的与世界完全隔绝的生活方式。所以,她们的传教工作,是形成一个中心,凡院愿进一步了解天主教教义的人,来向她们请教。而更重要的是她们的祈祷,为附近的地区,赢得信德的恩典。这些修女们所诵念的圣母经,好似向异端人所发的不住的召唤。普义生活中的贫穷,服从,贞洁,使人明了异端的克己苦修并非没有人可以比美。而修女们操行神业的热心,早晚悠扬的钟声,及有规律的生活,都是方就的人可以窥见和听闻的,实际生活的善表,比口舌的雄辩,更有征服人心的力量!

 

而修院更是一个教育事业的园地。比较贫穷的贵族,无力在家中给予女儿们完美教育的,便送她们到这天主教的修院来。我们已经讲过,异端女修院的工作是一式一样的。有的女孩子,才满两岁,已经被穿上「女成全者」的会衣!这些修院,不仅是施行与阿比森异端所创办的教育中心,也是从天主教家庭逃走的女孩子的避难所。有些妇女,离弃了天主教的夫君,逃到「女成全者」那儿,加入她们的修会。而「普义」的创立,也成为脱离异端的女子驻足之地,在那儿得到收留。

逐渐地,道明扩大他的工作范围。1216年他去过罗马之后,明了了他在土鲁斯地方所试着克服的困难,也发生于其它各地,唯严重程度不同而已。他发现了他创会工作的成功,超乎意料之外,感到应该再接再励,筹划更广大的事业。教宗依诺森三世早欲改革并联合分散在罗马城内外,精神松懈了的许多修院。为此,他修葺了圣西斯笃修院,并将其付与一个修院。依诺森死后,后继者何诺里三世Honorius由乌格里诺Ugolino枢机相助,决定积极完成前任教宗的计划。经过一些时候的迟疑不决,终于1218年十二日三日请求道明接受这艰难的使命。教宗何诺里把自己的家屋让给道明会士们。这房屋处于亚文打丘Aventine距圣莎比那St. Sabina堂不远,同时圣西斯笃修院也归于道明的治理之下。于是,大家决定将修女从普义带来,住在西斯笃修院,罗马其它的修女们,凡愿度一比较严肃的生活者,均可加入这个团体。原来的期望,是再将训练好的修女,遣往罗马其它各修院,以便完成一个普遍的改革。

「道明如今掌有由教宗所授予的权柄,他先向罗马所有的修女们讲话,但她们拒绝服从教宗及圣人的命令」至六十年以后,采琪修女如此口传当年的经过[1]。当年采琪修女是一个十七岁的女郎,刚进人圣玛利亚.田普洛Sta. Maria in Tempulo修女院。不过,在田普洛修女院中,大部分的修女都开诚的迎迓圣人。这修院的长上是欧珍Eugenia修女。圣人的口才征服了院长和修女的心,除了一位例外,全体都应允进入西斯笃会院,在圣人手中,修女们重发圣愿,于是道明神父禁止她们再离开修院,探望家庭。这些家庭很快地得到了消息匆忙前来,责备院长和修女们不应放弃一座这么漂亮的房屋,更不该听从一个区区修士的摆布」。道明对这种外来的影响,及修女们的情绪,很是敏感。一天早上,他到圣玛利亚修院来献弥撒,弥撒后,他向修女们讲道说:「修女们,你们已经懊悔你们所作的应许,想要在追随上主的路上,半途而废。所以,我只要甘心情愿的人,进人圣西斯笃会院,并重发一次圣愿」。的确,有几个修女曾懊悔她们的牺牲,但现在她们又找回了失去的热心,结果,全体修女重发圣愿。发愿后,圣人取去了修院的钥匙,负起一切的责任。他派遣修士们常驻其中,日夜管理,并供给修女们的所需。修女们被严禁与外人交谈,若无陪伴者,连亲属也不许相见。

这座修院的表样,很快的名满罗马。在罗马的每一个修院中,都有一部份人赞成革新,1220年二月十五日,严斋期的第一个主日,圣西斯笃修院已修葺完毕,由普义的修女迁往其中,从圣毕比亚那Santa Bibiana修女院和其它修院来的几位修女,连同几位妇女,也一同迁人,寻求一更严格的默观生活。她们一共是四十四人,在会土的指导之下,而女院长则是自普义派来的。

现在,这种修院生活开始传布各地。1219年二月,道明在马德里又依普义的式样建立了女修院。在罗马,道明会的文件中,尚存有道明写给修女们的一封信:「我们欣悦感谢上主,赐与你们神圣的召叫女儿们,你们要以克己斋戒,攻击人类的死仇。记住,只有战争的人,才能获得冠冕」。我愿凡在禁地「餐厅,寝室,圣堂,你们要保守完全的静默。在其它各事上,要严谨地遵守(圣奥斯定的)典规,没有人可以步出修院,除主教及其它长上,可以来讲道或视察之外,也不要容许任何人进人修院大门。在守夜以及克苦工具自责上,不要松懈。服从你们的院长修女。不要闲散无事,浪费光阴。因为我们无法给你们任何金钱上的帮助,你们不必收纳会士或其它的人。我们在主内所亲爱的兄弟,玛耐弟兄,既已不辞劳瘁,为你们组织了圣善生活,将负责助你们继续前进,他自我们手中接受职权,访问修院,矫正他所认为不合之处,若他以为需要,可以在大多数修女的同意下,改换院长修女」[2]

这儿,如普义,也是一个严格,静默,贫穷,服从的圣地。真福玛耐是她们的驻院神师,但没有男修院在旁,是与普义及圣西斯笃相异之处。圣道明给予每一修院以选举自己的院长的权利。

直到那时,会士修女们只遵守圣奥斯定的典规。稍迟,方厘定会宪,送到罗马请求许可。今日这会宪称为《圣西斯笃修女的典规》Rule of the Nuns of San Sisto,因是从圣西斯笃会院传达教宗的权柄到各地。

而普义的修女这时还不是正式的道明会修女。她们是圣人所收获的第一期硕果,与男修会同时建立。起始时并无任何誓愿,只以宗教热心及友爱相团结。这种组织的方式,日后将由一个更大的机构所采用,机构的名称是:「道明第三会」[3]

 


 

[1]采琪修女回忆录被称为《圣道明的奇迹》Miraculi Scti Dominici(中文翻译,请参阅《道明初期文献》123139页)罗马的采琪后来被派遣到玻罗那协助道明会圣雅尼隐修院Monastery of Saint Agnes of Bologna,后被教会列为真福,礼仪纪念日为六月八日。 

[2]参阅这书信的中文翻译《道明初期文献》,书信1,第72页。

[3]至古以来,道明会分为:第一会:就是男修会,第二会:隐修或是苦修会,第三会分为:住院修女会,在俗会员以及教区司铎;为了附和梵二教会新观,除掉这些名词,采取所谓的《道明之家》:道明男修会、道明隐修会、道明修女会、在俗道明会、以及司铎团。

 

幼年时代1170 真理之劫1205 修女1206-1220 修会的创立1206-1216 宣道者1216-1221 他的祈祷1216-1221 1216-1211 他的同伴们 他的肖像 步入永恒1221

道明会玫瑰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