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道明会的发展
上一页 主页 上一层 下一页

主页
圣道明
道明会
玫瑰省
道明圣人
道明之家
图书馆
儿童刊物
信仰问答
讨论
网站目录

 

对道明会正式成立的确实日期众说纷纭,从不同层面来看,无论是那一个日子年份都能显示出圣道明的人格和修养,和他对教会所作出的奉献和服务。

第一个被提议的日期是约在1195,当圣道明还是帕伦西亚座堂书院的学生,这所学校后来成为了西班牙的第一所大学,当他在这里攻读神学时,发生了严重的饥荒,圣道明变卖他心爱的书籍和家具来设立一所救济品分发站帮助贫穷的人。他的榜样激励其它人的仿效,后来便跟随他作传教工作。

圣道明对别人痛若的敏锐同情心,成为他一生中个人人格的象征。他甚至会不计任何代价来减轻别人的困苦,曾经两次,他因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变卖来救济穷人,他就卖身为奴。

但是他的同情心并不是夸张,无理性的表现,他深明创立慈善机构制度的重要性,根据正确资料,他在帕伦西亚Palencia创立了一所救济施赈站,当他还年轻时,他已有组织能力的天份。

圣道明对穷人乐善好施的表现,立即吸引了在奥斯玛Osma座堂院长狄亚哥Diego的注意,他说服圣道明加入他新改革的团体,约在1196年圣道明便成为奥斯玛座堂咏经团员之一。

就在这里他认识到宗教团体的生活,并且有机会作神学进修和专注团体和个人默观祈祷。圣道明给其它团员留下的深刻印象,使他在12O1年被委任为副院长。尽管如此,他仍念念不忘为了他人的救恩而奉献一生的心愿,虽然我们没有理由相信他不满意当教士一职,但是天主对他的呼召却在别处。

在12O3年圣道明初次体验到天主特有的呼召,当时身为奥斯玛主教的狄亚哥,被卡斯提Castille的国王委派作大使到斯堪的纳维Scandinavia议订与丹麦公主和国王儿子的婚约。狄亚哥Diego带圣道明前去。我们可以猜想他们俩人因此而成为朋友,圣道明并不只是主教的随从。

在往丹麦Denmark的旅程上,他们在土鲁斯Toulouse过宿一夜。当圣道明获悉屋主是阿比森异端教派的支持者时,他就整夜不眠与屋主辩明并说服他接受天主教信仰的真理。

他们在北部成功地完成了使命后,狄亚哥主教和圣道明便返回奥斯马,但是他们立刻又被差派,这次与更多随从去催促公主完成婚约。

在此期间,看来公主改变了主意而成为一位修女,这事情为伦斯Luns总主教带来复杂的法律和外交政策问题。在未与教宗商讨这问题前,他拒绝作出任何决定,极有可能请狄亚哥主教带信给教宗。

无论如何,狄亚哥主教和他的伙伴没有立即返回奥斯玛Osma。他们起程往罗马去,狄亚哥主教要求教宗准许他辞去主教的职位,好使他能往外邦传扬福音。我们相信圣道明也怀着同一的心愿,大概他们对丹麦大主教在波罗的海岸所发起的传教运动感兴趣而有意参加。自此以后,圣道明念念不忘,希望到外邦作传教士,虽然他未能实现这个梦想,但在他逝世前,他差派了他的门徒到外邦传扬福音。

教宗拒绝了狄亚哥主教的请求并告诉他返回他的教区,狄亚哥主教遵从了教宗的训示,在回程途经法国时,他们遇上三名由教宗委派到法国南部去对抗异端的熙笃会士,这些不幸的会士所遇到的只有失败和挫折,他们怀疑是否应该完全放弃这使命或至少放弃宣讲工作而致力改革神职人员的生活品格,因为他们败坏的生活榜样,成为异端对抗教会时有力的见证。当他们在蒙琣里Montpellier这地方正为此决定而忧伤不已时,在12O5年三月底四月初,他们遇上主教并询问了他的见解。

出乎意料地,狄亚哥主教﹝他或许已与教宗谈论过这情况﹞建议他们非但不要放弃宣讲,反而更应专注地讲授圣教会的教导去对抗异端的论调。他们应该改革自己而不是神职人员,他们应该采纳一种完全仿效宗徒们的生活方式,这就是仿效异端教徒的生活方式。狄亚哥主教立即察觉到异端的最大优点就是他们克己苦身和热衷传教的外表。最有效对抗异端的方法,就是要证明天主教徒一样可以克己苦身和热衷传教,天主教徒一样可以步行走路,过神贫和谦逊的生活,向人家讨饭,传扬基督的福音。

事实上,对那三位熙笃会士来说这种生活方式是不适当的,首先年长的教士行乞过活是被认为不当的;其次,熙笃会士行乞过活是被视为不成体统的,就在次年一所瑞士隐修院便遭到被关闭的危机,要那里的修士靠行乞来过活,在很多教会领袖眼中,这些到处周游,靠行乞过活的传教方式,充满异端教义的色彩。尽管这样,教廷代表同意试用这种新方法,只不过要由一位有声望的和受人尊敬的人来作领导。

狄亚哥主教毫不犹豫的接受这项任务和挑战,他把他的随从送回家只留下圣道明在身旁,并差派他以赤足方式到各地传扬福音。

大概狄亚哥主教并没有在那里久留,四月底他已回到奥斯马Osma。但是他的大胆作风起了作用,一种崭新的天主传教方式由此兴起,并以圣道明为首要,以后道明会会士皆认为这是道明会创立的重要开端。

其它的人只作短暂的传教工作,但圣道明在现今郎奎多Languedoc省的地区传教持续了十年的光景,其中不乏辉煌的成绩,他安排了多次与异端教徒的公开辨论。曾经在一次辨论后,有一百五十人回归圣教会,其中一位在场者事后表示,他从未想象过天主教有这样强而有力的论证来支持她的教义立场,并显示出一般人对天主教教义的无知。

我们亦知道不少因在这段期间的传教活动而归信的个别例证,不胜枚举,只是没有被记录下来。但是平静的传教活动并没有长久地维持下来。狄亚哥主教于12O7年尾逝世,在不出一个月后,教廷中一名使节被异教徒暗杀,法国土鲁斯的伯爵被视为这件命案的疑凶。

狄亚哥主教的逝世意味着圣道明将正式成为传教使命的领导人,并且他成为狄亚哥主教在离开卡卡桑Carcassone不远的普义Prouille这处地方所创立的一个专为由异端皈依公教的女信徒团体的正式监护人,这团体后来发展成为一所道明会女修院。

教廷使节被暗杀一事,影响尤深。教宗依诺森三世Pope Innocent III认为此时是采取强硬方法来维持那地方的公教信仰秩序了,他求助于在那里有权势的法国国王来唤起一场宗教讨伐。这样,就在次年开始了漫长和可怕的战争,除了血腥屠杀和忿恨外,收效不大。自公教军队领袖孟西满去世后,战事才逐渐平息,并且遗留下冗长的政治和宗教调解事务工作。

但是在那可怕的亚比森异端战事期间,圣道明只努力于传教工作,虽然他与孟西满成为朋友,而他们的交往有助于道明会的日后发展。但他并不像其它的教士们一样,参与军事活动,由始至终,他仍是一位贫穷不沾政治的传教士。

在1215年他被邀请到土鲁斯,在那里一名富有的市民赠予他一所房子居住,更重要的是赛伯铎Peter Seilhan与另一名叫土道茂Thomas of Toulouse的人,发愿跟随圣道明。当时已经有其它人跟随他作传教工作,但这是首次正式以宗教信仰宣言形式依附他,这便是道明会创立的开端。

土鲁斯的主教是─名归化的诗人--马赛人富克Fulk--对圣道明和他的伙伴表示欢迎,并委任他们为教区的宣道士。他们不但承担对抗异端的使命,并且负责协助主教处理教务上各方面的职务。

在1215年圣道明与富克Fulk一同前往第四届拉特郎Lateran大公会议,圣道明到罗马一心打算请求教宗祝福他新成立的团体和准许以「宣道会士」为称,这是一个大胆的请求,因为这称号传统上主要只适用于主教。

大公会议判定除非圣道明采纳其中现存的修会会规,不能成立新的修会。圣道明返回图卢兹与他的兄弟商议,但在1276年,当他们愿意采纳圣奥斯定会规,教宗何诺里三世Honorius III继教宗依诺森三世上任后,随即允许圣道明的所有请求。圣道明传教会正式成立于教会当中,不久前教宗还随意地使用这称号,这仍是历代为人所争论的。

道明会以教区形式开始,但早在1216年圣道明已开始计划更大的理想,据说他在罗马时,一次神视中预见他的弟兄,两个两个的到全世界传扬福音。就在1217,他便差派部份弟兄往巴黎和西班牙建立分会。在数年时间内,道明会分会已遍布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而传教活动亦不断向外扩展。

在1216和122O年间,圣道明对修会的精神和发展有更清晰的方向。他与弟兄们分享了他的意向,他特别强调神贫精神,无论在外方或在本乡传教都是靠施舍救济过活,而不依靠收入和财物供应,在122O年这建议被通过。

他也强调学习的重要性,1215年在土鲁斯他带同他首批弟兄到英国学者史大汶Stabensby所讲授的神学讲座。那些先前被派往到巴黎的弟兄,其中一项任务就是到大学里上学,一所道明会院都被视为学习的场所。修会其中一条早期会规是每一座会院必要有神学讲师的,从一开始圣道明就留意到欧洲的著名学府。在1221年当道明会士初到英国,他们就往牛津大学修业。

虽然圣道明强调求学的重要性,但是他从没有打算训练他的弟兄成为学者而已,他们的使命是宣道。为此,他们需要接受良好的教育训练,但是最重要的就是他们要对天主有深厚而活泼的信德,和愿意让圣神光照他们的言行举止。

圣道明从没有忘记他的首要本份是一名宣道士。尽管他献出大量时间和精神在他新成立的修会上,他仍不断四处游历作传教工作,如有需要他会招募那些具有传教天份但非道明会的人来参与他的传教工作。

除此以外,圣道明亦热衷于教宗何诺里三世Honorius III为在罗马的隐修女设立一所经改良和善度严谨神修生活的修道院的计划。当时多数的隐修道院已失去了初期的隐修热忱,因而不能满足到那些有志积极修道的女性,原本吉伯会Gilbertines是负责这项计划的,并有意将圣西斯笃教堂San Sisto改成一座女修院,可是他们迟迟没有动工,因此在1218年圣道明接手管理。并在1221年把圣斯笃教堂改成一座隐修女院。同时间,他也在马德里Madrid创立了一座隐修女院和作初步计划在波伦那创立类似的组织。

在122O年,他在波罗那召开第一届总会议,他希望辞去修会总会长一职,但未能得到通过。圣道明认为修会的基本架构和政策应由所有会员修士们来决定,而不是他一人的责任。至少有一点他们不同意圣道明的看法,但是圣道明并没强迫他们接受他自己的见解,他愿意辅理修士全权负责打理修会内物质生活上的需要,而神职修士则可专注求学和传教,这项建议被否决。

会议的工作结束后,大体上修会便正式成立,只留下一些行政守则需要在次年被加上。道明会的特点是它的灵活性,圣道明没有立下一成不变的会规,原则上一切事情是可供日后修改的,而修会的传教工作是不受任何会规所限制的,长上有权免除任何妨碍会士们工作的职责和规条,一切在乎个人和个别团体情况而定。我们可以看出圣道明尊重他们的自由和决定,他不想在问题未发生前便制定应付的对策。

第一届总会议后,圣道明继续往外方宣道,但这时他已体力衰退。在1221年他主持第二届总会议,之后继续他的宣道工作,在七月底他回到波伦那,这时他已病人膏肓,并于八月六日病逝。

 

超凡入圣的自由 宗徒的生活 道明会的发展 道明的背景和人格

道明会玫瑰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