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會祖聖道明的繼承人,真福若堂Bl. Jordan of Saxony在他著的《宣道會初創的歷史》Book of the Beginnings of the Order of Preachers之書中,以最敬愛樸實的態度,給後世留下聖道明的靈修肖像。他的記載可說是認識聖道明最佳的一篇導引之一。

但比奇蹟更光彩的是道明高尚人格和熾烈的熱忱,這點清楚地證明他真是一位滿被榮耀和恩寵的人,為上主所揀選,飾滿所有貴重的寶石。他的心靈永保平靜,除非被同情和慈悲所激動;愉快的心神,露出快活的面容,所以道明的誠摯態度和快活的面容顯露出他內心的和諧。他確實堅守在主面前所作的決定,即使有的話,也很少改變經過熟慮後所下的決心。他面容所露出的喜樂證明他有一顆清澈的良心,同時,他的容光也總不投向地上。

也就是這種樂天的作風使他輕易地贏得每一個人的愛戴,眾人一見到他,就被他吸住。無論他置身何處,或與友同行,或在陌生人家中,甚至在諸侯、神長和貴人面前,他的談吐總帶著教益及富於暗示,以吸引他的聽眾由世俗之愛走向基督之愛。無論時時處處他的一言一行,都表明自己是一位福音精神的人。在白天,沒有人比他對弟兄或相處者更為和藹可親。

在夜晚,沒有人比他更熱切於守夜祈禱。他在夜晚流淚兩頰,清晨則喜樂滿面。白天,他與鄰人共融;夜晚則專事上主;因他明白,日間上主施了仁慈,夜間理當向祂讚頌。他經常哭泣;的確,他的眼淚好比晝夜的食糧。白天,他在彌撒中掉淚,夜晚則在不懈的守夜祈禱中流淚。

有一位慎重有德的弟兄宣稱他曾經觀察了聖人七夜,以瞭解聖人如何打發夜晚祈禱的時間。他告訴我們,說聖人時立時跪,繼而伏臥於地,繼續祈禱直到睏倦為止,他接著又會起身,逐一的敬禮各祭台以至夜半。然後,他再靜悄悄地走到弟兄的寢室,替需加被的弟兄蓋被。之後,他又會回到聖堂繼續祈禱。這位弟兄也說他在彌撒輔祭時,經常看見道明在領過聖體,轉身取酒水時,眼流喜淚。

他屢次在彌撒中,舉揚聖體時,神魂超拔,彷彿見到活生生的基督。為此緣故,他有一段很長時間不和別人一起參加彌撒。

由於他習慣晚上多留在聖堂,所以幾乎沒有一張供他休息的床。只要瘦弱的身體支撐得住,他就會在晚上不斷的祈禱守夜。當睡意戰勝他疲倦的肉身及他鬆弛的精神時,就會像古聖祖雅格的樣子,把頭靠在祭台階上或別的地方休息。略作休息之後,他又會打起精神,繼續熱心地祈禱。

他每晚以鐵鏈打自己三次;一次為自己,再次為現世的罪人,第三次則為煉獄內受苦的靈魂。

所有的人都為他的愛德所擁抱;他愛每一個人,也為每一個人所愛。他以無比的的虔誠關心鄰人,同情不幸者,因他聲稱他有權與喜樂的人同樂,與悲傷的人同泣。為大家所喜愛的另一特點就是他的純樸,他的一言一行從不表露半點不誠或虛偽。

他身為貧窮的忠實朋友,衣衫襤褸,吃喝嚴守節制;他牢牢的駕馭肉體,因而能不吃美味,滿足於簡單的菜餚。他把酒用水沖淡,使它既對身體有益,也不致遲鈍他那優美且敏銳的精神。

誰能完全模倣這人的德行呢?我們只能在讚嘆他的風範之餘,益加體認出我們這代的惰性。要能成就道明所成就的,那實在不是人力所能做的,要藉天主慈善的特恩,才能使人達到相似道明的聖德。有誰能配受這種特恩呢?然而我的弟兄們,我們能夠盡可能地踏著會祖的後塵前進,同時感謝救主在這旅途中賜給我們這麼一位足以追隨的領袖;而且經由他,已使我們再生在修道的光明中。讓我們懇求慈悲的聖父,在帶領天主子女的 聖神引導下,使我們也能步上先祖們所走出的路,並能獲得會祖已經獲得且永遠享受的永恆福樂。阿們。

真福若堂《宣道會初創的歷史之序言》103-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