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聖道明的九種祈禱大概是在1260年至1288年間,由一位匿名作者在波羅那寫成。他的資料取自波羅那聖雅月隱修女院的采琪修女(她從道明手中領會服)也取自其他和會祖有過交往的人。這件值得敬重的文獻證明聖人的神聖,揭露出他的一些內在生活和對上主的熱愛。這部作品的早期抄稿附有圖片,說明聖道明在祈禱時的各種姿態。梵蒂岡圖書館所藏的西班牙文古文抄本Codex Rossicanum之插圖乃是一位熟練的纖細畫家繪成,顏色鮮麗,至今仍然生動。本譯文的繪圖是道明會尼威爾修士參考早期圖畫改繪成而的。

九種祈禱以前曾列入阿狄特所著的聖道明傳之附錄,原非該書的一部分。列為附錄的原因可溯自1288年,德鐸省會長德康拉Fr. Conrad到意大利參加總會議,訪問波羅那之時,他那時在該地找出有關聖道明的九種祈禱及其它有關聖人的文獻,攜回德國,交給當時正在寫作聖人傳記的阿狄特參考使用。

思定、安博、國瑞、怡樂、希道、金口若望、達馬森、納德等諸位神師和其他一些希臘、拉丁的聖師們已經詳盡地論述過祈禱。他們鼓勵並描述祈禱,指出祈禱的必需及價值,闡釋祈禱時可用的方法、必需的態度及可能的障礙。至於在宣道會內,有光榮可敬的聖師多瑪斯亞奎那和學者聖雅博寫的著名作品,以及威廉的《論德行》,他們對於利用肢體來提昇靈魂,以便更虔信上主,提供了美妙的祈禱方法,虔敬而神聖的方法。這樣靈魂感動肉體,同時也為肉體所觸動;有時會像聖保祿般的神魂超拔,或像達味先知般的心移神馳。聖道明就是時常以這種方法祈禱,因此我們來談點他的方法應是非常恰當的。

當然,新舊約聖經堛熙\多聖人,有時也以這種方式祈禱;這種方式能夠利用靈魂和肉體間的交互作用激發虔敬之心。這種祈禱的方法使聖道明因而淚眼涔涔,進而且會強烈的激起他的熱心,使他抑制不住軀體,而以某些姿勢表露出來。其結果是,懇求者的神魂有時會在懇求、祈禱和感恩的過程當中獲得提昇。

以下所列舉的是一些較為特別的祈禱方式,其中並不包括他在作彌撒和唱詠讚美詩時所用的非常虔誠而慣行的方式;在頌經或在旅途中,他時常會突然不能自主,被提昇到與上主及天使同在。

 

第一種祈禱: 謙下祈禱

prayer01.jpg (23073 bytes)他第一種祈禱是在祭台前謙下自己,彷彿祭台所象徵的基督真正臨在一樣,並非只是象徵而已。他往往像友弟德一樣的祈禱:「喔,吾主,謙卑和良善者的祈禱總會討你歡心。」那位客納罕婦女和浪子正是懷著謙卑才得到他們所想要的;至於我,「我不堪您到舍下來」,「因為主,在禰的面前,我謙下異常(我已經受苦很重)。」我們的聖人先筆直的站著,然後謙卑的低頭默想他的元首基督,以自己的卑下和基督的優越兩相比較,繼而又將整個人投入於鞠躬敬拜中。

他教導弟兄們,每當經過一尊顯示謙卑的基督苦像面前時,總要如此,好讓為我們謙卑降世的基督看到我們在祂尊威面前是如此的謙下。他也命令弟兄,每次隆重地詠唱「光榮歸於父、及子、及聖神」時,亦要如此的謙卑自己於天主聖三面前。如圖所示,道明深深的俯首,開始祈禱。

 

第二種祈禱: 伏地祈禱

prayer02.jpg (21923 bytes)聖道明習慣在祈禱時面部朝下,張開身體,仆伏於地。他在內心會感到極深的懺悔,並想起福音上的話,有時更以大到能讓人聽到的聲音祈禱:「天主,可憐我這個罪人罷!」他虔誠地重複達味的詩句:「是我犯了罪,行了不義。」接著他又會慟哭、呻吟:「我的罪孽深重,不堪得見天堂,因為我已招惹你生氣,做了你視為惡的事。」他從「天主,我們親耳聽見過」這篇聖詠,以極為虔誠的態度誦唸:「因為我們的靈魂已俯伏在灰間,我們的身體已緊貼於地面。」他接著又唸:「我的靈魂雖已輾轉於灰塵,求你照你的諾言使我生存。」

有時他為了教導弟兄虔誠祈禱,也會對他們說:「虔誠的三賢士走進屋內,看見嬰兒和他的母親瑪利亞,遂俯伏朝拜了他。」毫無疑問,我們也已找到天主而人(God–Man)和他的婢女瑪利亞。「請大家前來,一齊伏地朝拜,在天主台前哭泣,向造我們的上主哭泣。」

他也曾經勸年輕人說:「如果你因為無罪,而不為你的罪哭泣,要記住,有許多罪人會因你的哭泣而準備接受仁慈和寵愛。」先知們也正是為這種人而悲嘆;耶穌看見他們時,也慟哭起來。達味也哭泣道:「奸黨惡輩,我一看見就會生厭。」

 

第三種祈禱: 苦鞭祈禱

prayer03.jpg (18937 bytes)聖道明以前述方式作完祈禱,就會爬起來,並且以鐵鏈鞭笞自己說:「你的苦鞭糾正我,直到最後。」這也就是為何修會為紀念他的榜樣,頒令所有弟兄,在平日做完夜禱後,俯首朝拜並誦唸「垂憐詠」或「深淵呼求吟」時,應以木鞭鞭笞他們的肩膀。他們這樣做,是為自己的過錯,也為那些他們所依靠或給他們施捨的人而做。不論他多麼無罪,任何人都得按圖上所示的範例去做。

 

 

 

第四種祈禱: 跪拜祈禱

prayer04.jpg (21538 bytes)隨後,聖道明會停留在祭台前或會議室內,聚精會神地注視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苦像,他經常反覆地跪拜。有時會從做完夜禱之後,持續到深夜,時起時跪,有如聖雅格宗徒,或福音上的癩病人一樣的跪求:「主!你若願意,就能潔淨我。」他像聖德範一樣,屈膝下跪,大聲呼道:「主,不要向他們算這罪債!」因此,聖道明養成了信心,信賴上主對他和所有罪人的仁慈,也信賴他所派去向人講道的年輕弟兄們的毅力。有時他會壓抑不助聲音,弟兄皆可聽到他的喃喃低語:「上主,我在向你呼號;我的磐石,不要置若罔聞;你若對我沉默不語,我便無異向陰府堥I淪。」他也誦唸聖經上其他類似的句子。

有時,他自言自語,不給他人聽見。他往往跪拜許久,神魂超拔;有時在這種姿勢上,從他的臉上可看出他的心靈實已神遊天國,且在他拭去眼淚時,呈現出極大的喜樂。他在期待及喜樂中,有如口渴的人走到一處甘泉,又如一位旅行者終於抵達了家園。接著,他會更專心而且熱心,動作俐落卻異常優雅地時起時跪。他習慣如此的跪拜上主,因此在旅行時,即使疲憊地來到了客棧時,或在路上當同伴臥睡或休息在路邊中,他總是以自己這種親切的恭敬方式來跪拜天主。他是以身教甚於言教,教給弟兄們這種祈禱方式。

 

第五種祈禱: 不同手姿祈禱

prayer05.jpg (21237 bytes)在會院內,我們的會祖有時會不藉任何支撐,筆直地立於祭台之前。他的雙手常會像本打開的書,伸張在胸前;他極為虔誠的站著,彷彿在上主面前攬書閱讀。他全心地祈禱,好像在默想著上主的聖言,並以美妙的聲音自己反覆誦讀。他通常以這種方式祈禱,因為這是聖路加告訴我們的主基督的方法:「……按照他的習慣,他在安息日那天進了會堂,並站起來誦讀。」聖詠作者也告訴我們:「丕乃哈斯挺身祈禱,這殺戮纔止息。」

他有時緊握雙手,強忍著淚水。有時又會像作彌撒的司鐸,將雙手舉到和肩膀齊高;他似乎在聆聽由祭台傳來的聲音。假如你看過他站立祈禱的那種虔誠神采,你必確信所見到的人是一位先知。他先與天使或上主交談,繼而傾聽,繼而默想啟示給他的事物。

在旅途上,他往往會在祈禱的時間,悄悄地走開,站著祈禱,很快地將心靈提昇到天上。你會聽到他既溫柔又歡欣地講出內心和聖經的一些可愛的話語;這些話語像是他由救主的活泉中汲取的。弟兄們看到他們會祖的這種祈禱方式,都甚為感動。因此,他們益加熱心地學習這種虔誠不斷的祈禱:「看,僕人的眼目,怎樣注視主婦的手……」

 

第六種祈禱: 十字架形祈禱

prayer06.jpg (19347 bytes)我們的會祖也直立祈禱,有力的伸張雙手和雙臂成十字架形。他就是以這種祈禱的方式,在羅馬聖喜篤堂更衣室內,懇求上主將男孩拿破崙復活起來,並在彌撒中將自己騰空離地,這是在場的聖善的采琪修女所目睹及敘說的,此外尚有許多在場目擊者。他有如厄里亞,張開軀體,伏在寡婦的兒子身上而救活了他。

他在土魯斯附近,也是利用這種祈禱解救溺水的英國朝聖者。吾主被釘在十字架上,也是伸張手臂如此祈禱:「他以大聲哀號和眼淚……就因他的虔敬而獲得了俯允。」

聖人若非由上主得到默感,知道藉著他的祈禱力量可成就非凡之事,他決不會採用這種祈禱法。雖然他不禁止弟兄如此祈禱,但也不鼓勵他們如此效法。我們不知道當他站著伸張雙臂成十字形,使男孩復活時究竟說些什麼,也許是用厄里亞的話:「上主,我的天主,求你使這孩子的靈魂再回到他身上!」至少他確實模仿了先知祈禱的方法。當時弟兄們和修女、貴族和樞機、以及其他在場的人士,都因他這種不尋常且驚人的祈禱方式而楞住,竟記不得他當時所講的話。事後,他們也不敢冒然向道明詢問這回事,因為這位聖人行的奇蹟使他們感到無比的敬畏。

他往往以莊重和老練的口吻,徐徐講出聖詠中所提到這種祈禱方式的話語。他習慣虔誠的祈禱:「上主我天主,我白天禱告,我黑夜在你的面前哀號。」也說:「願我的祈禱上達你前…上主,我把雙手向你舉起。」他繼續禱告︰「我常向你伸開我的雙手…上主,求你快來俯聽我。」

我們會祖的這種祈禱,可幫助虔信者更容易了解他祈禱時的熱心和智慧。這種效果常是存在的,不管他想藉著祈禱來奇妙地感動上主,或是上主以此默示他,要他為自己或鄰人尋求一些特恩。正如圖上所表示的,他散發出達味的洞察力,厄里亞的熱心,基督的仁慈,以及深度的虔誠。

 

第七種祈禱: 高舉雙手祈禱

prayer07.jpg (20016 bytes)他在祈禱的時候,像一支從緊繃弓上射出的箭,直入雲霄,以達天國。他站立著,雙手高舉過頭,合在一起或稍作分開,彷彿想從天上接受某樣東西。你會相信他是在接受更多的恩寵,並且在心移神馳當中,為自己所立的修會懇求上主恩賜聖神。

他似乎想為自己和弟兄們祈求真福八端的超絕喜樂,他祈願大家在神貧、哀慟、受迫害、渴慕正義和憐憫他人時,能自認為真正有福的。他懇求他的後代,能夠愉悅地奉行誡命,並力行福音勸諭。在祈禱時,聖人好像出神的進入至聖高天;如此祈禱之後,他彷彿成了一位先知,在講道、糾正過錯及指導他人時像是一位先知。

我們的會祖不會在這種方式的祈禱中停留很久,而會逐漸地完全恢復知覺。他在那時,像一位來自遠方的人,也像塵世中的陌生人,此可由他的容貌和舉止輕易地分辨出來。弟兄們可聽到他大聲的祈禱,有如先知般的說:「我朝著你的聖所向你呼號,高舉我手時,請俯聽我的哀禱!」

他經常用言語和表率教導弟兄們以這種方式祈禱,並反覆聖詠的經文:「上主所有的一切僕人,請讚美上主!…夜間,請你們向聖所舉你們的手,讚美上主!」「上主,我呼求你,請速來救助我;上主,我呼求你,請你聽我的呼號。願我向你行的祈禱,像馨香上升,願我的手高舉,如同晚祭的高騰。」

 

第八種祈禱: 閱讀祈禱

prayer08.jpg (20131 bytes)我們的會祖聖道明也有另一種既優美又虔誠可愛的祈禱方式。他會在日課後和用餐後很快地退避到寂靜的地方,譬如他的小室或其他場所,延續著暫日客語用餐時誦唸天主聖言所汲取的虔誠精神,在上主的面前收斂心靈,他會靜坐、作聖號,開始閱讀打開在眼前的書。他的神魂因而超拔,有如正聆聽著上主在聖詠上對我們所說的話:「我要聽天主上主說的話…」他好像和同伴辯論什麼,開始的時候,在思想和言語方面會露出些微不耐;繼而變成一位安靜的聆聽者,然後又好像與人辯論似的。一時他好像又笑又哭,一時又專心貫注、恭順地喃喃自語,並搥打胸腔。

如果有好奇的人士想一窺聖道明的風采,便會發現他像梅瑟似的走入沙漠,登上曷勒布山——天主的聖山,目睹燃燒的樹叢,卑屈在天主台前,低頭聆聽祂的聖訓。我們會祖的這種習慣,有如使人登上上主的聖山;因為他是那麼迅速地由閱讀中提昇到祈禱,由祈禱提昇到默想,再由默想提昇到默觀。

道明獨處閱讀時,時常恭敬書本,對之鞠躬、親吻。尤其在閱讀福音,或讀到基督親口所說的話時,更是如此。有時,他會將臉用披肩掩蓋起來,或埋入雙手當中,再用風帽稍加遮蔽;繼而他會哭泣,狀極虔誠,且充滿聖潔的願望。之後,他又好像要對一位崇高的長者表示謝意,恭敬地起身,俯首片刻。經過這樣的祈禱,他的整個心靈又注入了新的活力,充滿了內在的平安!又重新閱讀書籍。

 

第九種祈禱: 默觀祈禱

prayer09.jpg (19461 bytes)我們的聖道明會祖在各地旅行,尤其是路經荒僻之處時,總用這種方式祈禱。他愉悅的沉浸於默想和默觀之中,一路上對旅伴說:「歐瑟亞書上說『我要引導她(我的配偶),走進荒野,附在她耳旁說話。』」他離開同伴,走在前邊,或大半跟在後邊,稍有距離。他這樣保持距離,可一邊走路,一邊祈禱;在默想中,他的心火燃燒,點燃愛人之火。他祈禱時反覆地以聖號保護身體,好像要抖掉臉上的灰塵或趕走惱人的蒼蠅。

弟兄們都認為:聖人就是藉著這種方法祈禱,才得以廣博地通曉聖經,深入瞭解天主的聖言;才能熱心及勇敢地講道,並能和聖神有親密的往來,藉以了解天主的奧秘。

 

 

 

Visitors: Hit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