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聖女佳琳、麗琪

S. Catharina dei Ricci

在院修女及貞女

 

RICCI.gif (33756 bytes)聖女佳琳原名雅利珊黛Alessandra生於佛羅倫斯 Firenze一個貴族家庭。1535年加入葡拉都市Prato的聖味增爵修院,成為道明第三會住院修女。她擔任過院長、導師等其他職務,她以書信和勸言鼓勵安慰眾人,使她成為貴族和窮人的導師與顧問。聖女特別敬禮耶穌苦難而在她自己身上體驗到基督五傷,也感受到其他許多耶穌所受過的傷痛,這情形一直延續了十二年(1542-1554),1590年安逝於主懷。1746年被宣為聖人

 

 

(1)選讀聖女佳琳、麗琪的書信

(勝利的獎賞:十字架上的耶穌)

 

我們只應在善事上競爭,而不容許有嫉妒存在;因為嫉妒使人阻擋他人行善,不願對方超前.為此,我們應該以神聖的競爭,渴望天上清泉而奮勉奔向目標,不給任何人放置絆腳石,而努力向前奔馳.啊!若是這種競賽存留於教友心中,則將會有更多的人得到所期盼的棕櫚枝;然而,現今竟這麼少人獲得.所以,我可愛的女兒們!我們應該勇往直前,以獲致勝利.在這場競賽中,人絕不會以你為冒失,就如那個不幸者,甚至可稱為幸運者,那位同耶穌被釘的右盜,人絕不認為他是冒失者.請看!他不是比那些從創世以來就在陰府中等待的諸位古聖賢競賽得更出色嗎?因為他在轉瞬之間就捷足先登,超越眾人而首先贏得獎賞.

我的女兒們!我們身處現今的世代,應比往昔更邁進,更堅持.因為,念及今日所顯示於我們的救恩崇高奧蹟,我們豈能不堅持到底而貫徹始終?

再者,我們見那勝於公義的仁慈,在永生之父台前轉求,促使祂派遣自己的唯一聖子攝取人性,來拯救我們的靈魂;那仁慈將高天亦不能容納的天主從天邀請而下,使祂囚閉於童貞女的淨胎中.由全能的天主而變成小孩,帶著孩童的一切限度.由不死,不能受苦而成為可死可受苦的人.由神體而降凡,由無限上智成了人前的無知者,從眾天神所侍奉的主降為人的僕役.

因此,默思這一切,得知這一切全為償還人類對天主的債,有理性之人豈能不稱奇?就因我們的人性不能償還欠債,亦無法重新開啟因背命而關閉天堂之門;為此救世主降來塵世,祂擁有無限寶藏,有備而來,爽快地為我們還清債務,並恢復我們的地位,使我們再度成為天國的承繼人.這思念應促使我們摒棄那些世俗及虛浮的作為.

因天主子對微末受造物深情厚愛的德表所激勵,我們理應起程奔向賽程;基督自己亦帶著人性快速的奔上賽程,勇敢迎接偌大的苦難.

女兒們!我們也該採取這條賽程,急切地躍入這大海中,浸浴其中而得潔淨,此海乃是為我們而創造的.讓我們用那聖血在額上蓋上印,憑這印號我們無恐無懼地趨赴永恆天父的台前,並向祂說:祂的聖子已償清了我們的罪債.我們曾戰鬥,且尋獲了勝利的獎賞:即十字架上的耶穌;祂週身血債,並為了愛我們流盡了鮮血.

 

 

(2)選讀聖女佳琳、麗琪同一時代隱名氏的書信

(佳琳乃基督真淨配)

 

我現在要論及佛羅倫斯的佳琳修女,她是道明會葡拉都城的聖味增爵隱修院的修女。是我們之中基督的真淨配。你們曾向我詢問有關她的一些真實確切的消息。這位可讚美的貞女是那些認識她而心地善良正直者喜樂的原由,也是主內諸位歡躍的因素。凡熟識她者,均對她敬愛有加。想想我們這不幸的世代,永恆不變全能又慷慨施恩的天主,竟不棄我們,而在這位受造物身上廣施偌大的恩惠.正如聖經上所云:「父啊!天地的主宰!我稱謝禰,因為禰將這些事瞞住了智慧和明達的人,而啟示給小孩子。是的,父啊!禰原來喜歡這樣」。

1540年九月,貞女佳琳開始蒙受天主子的苦難。星期四下午六時,進入神魂超拔,歷經一整夜,直至星期五晚間十時.這全依照天上的淨的心意和願望。現今,每一星期仍進入神魂超拔,這是她因服從向我們透露的。

她同耶穌一起辭別童貞聖母,跟隨耶穌離開伯達尼到舖設好的晚餐廳.在那裡,她看見耶穌給宗徒們洗腳和建立聖體聖事。她也參與了耶穌的橄欖園祈禱,親見猶達斯出賣耶穌及耶穌被捕。又見大司祭與官長審問祂,目睹我們的主飽受輕慢凌辱、被鞭打、戴茨冠、背負十字架及被釘在十字架上。她目睹耶穌身懸苦架上,三個時辰之久同死亡奮戰,最後由十字架上被卸下。

所有的這一切,她非但親眼目睹,且同我們的上主身上受其苦。上主一次受苦難,而佳琳卻奇妙地每一星期四至星期五重受那聖週五的苦難。

據佳琳透露:就感覺而言,她亦不願受這些嚴厲刑罰。為此,有時在神魂超拔中,可聽到她懇求耶穌減輕一些十字架。但就理性而論,又可聽見她無限地感謝天主在她不肖之徒身上所惠賜的無限大愛。她曾宣稱:「祂實在無法表達出我們的主為我們忍受了多大的痛苦!」

1542年、四月十四日,復活節八日慶期內,主的聖傷深深烙印在她身上而永不消失。她常說:「肋旁的傷是如此疼痛難忍」。幾乎將她置於死地,雖然她明知那傷不會致死人,她常清晰地看見自己手足上的傷。凡看見的人,也都不由自己地說道:彷彿剛從十字架上被卸下來一般。

 


道明会玫瑰省